cc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刑事法学>>中国刑事法
关于吴保全案的一点感想
谢望原
上传时间:2009/5/9
浏览次数:13751
字体大小:
基本案情:
   
    2007年9月7日,吴保全曾在互联网发布题为“云峰:你要杀害你的农民姐弟”的帖子,帖子在反映了一些征地问题后这样写道。记者在下面调查才从百姓口里得知异口同声的事实:“这一切都是因为黑心的市委书记‘云峰’为了打造鄂尔多斯和自己的新形象,强制性地征收农民土地5万余亩建造政府办公大楼,倒卖土地。镇压农民上访,以莫须有的罪名抓捕农民坐牢,极其残忍地用暴力手段打伤农民,无人敢过问,对农民承诺的生活安置也不兑现,使农民的生活和生存无法保障……”2007年9月17日,鄂尔多斯市东胜公安分局依法传唤吴保全并对其作出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
 
    2008年4月12日,鄂尔多斯市委办公厅向公安部门报案称,继2007年9月7日吴保全用网名“找我吗”在互联网上侮辱鄂尔多斯市主要领导人,被东胜公安分局行政拘留后,又于2007年10月5日、10月27日、11月27日等时间多次在互联网上的大律师网、文学博客网、记者网中发布题为“鄂尔多斯市浮华背后的真实情况—— 一些不敢公开的秘密”的帖子,继续辱骂鄂尔多斯市主要领导人,只是将领导的名字换成了黑心的领导×××。2008年4月29日,东胜公安分局以涉嫌诽谤罪将吴保全刑事拘留,同年6月4日,吴保全被批准逮捕。
 
    2008年10月17日,东胜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了一审判决,以诽谤罪判处被告人吴保全有期徒刑1年。被告人吴保全不服一审判决向鄂尔多斯市中院提起上诉,鄂尔多斯市中院受理案件后,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吴保全犯诽谤罪事实不清,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东胜区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吴保全在没有全面了解康巴什新区开发建设情况的基础上,只听信少数人言语就公然在互联网上多个网站捏造事实发布帖子辱骂诽谤他人及政府,给个人及本地区造成了恶劣影响,严重危害了本地区作为全国先进市区的社会发展秩序,其行为已构成诽谤罪。2009年2月26日,东胜区人民法院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判处吴保全有期徒刑两年。4月1日,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定性及最后结果的巨大差异,一时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引自《法制日报》)
 
    根据刑法第246条规定,诽谤罪,是指故意捏造事实并加以散布,败坏他人名誉,且情节严重的行为。成立本罪,必须是行为人捏造并散布损害他人名誉的虚假事实,同时达到了“情节严重”的程度。因此,行为人散布了有损他人名誉的客观存在(哪怕是有所失实)的事实,不构成本罪;行为人虽然捏造了虚假事实并加以散布,但是没有达到“情节严重”程度的,也不构成本罪。所谓“情节严重”,目前立法上和司法解释均没有具体说明。但理论上一般认为,“情节严重”应当是指诽谤行为的手段恶劣、内容恶毒、引起的后果严重等。还应注意的是,成立本罪,控诉方必须证明行为人具有损害他人名誉的意图,因此,行为人出于批评的意图举报或者检举揭发他人某些违法违纪问题的,即使失实,也不能按照犯罪处理。
 
    就吴保全案来看,行为人是否构成诽谤罪,关键要看他在网络上发表的言论是否存在客观真实内容,以及他的主观故意内容是检举揭发或批评他人的违法违纪行为还是刻意中伤、诽谤他人?如果吴保全在网络上发表的言论确实含有真实成份,即便有某种程度的失实,且其行为目的在于批评或检举揭发某些行为失当的党政干部,则即便给某些当事人带来了负面影响,也不能认定为构成了诽谤罪。
 
    本案辩护人主张诽谤罪是自诉罪(或亲告罪)的观点正确。虽然刑法第246条第2款规定“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即可以由检察院提起公诉,但是其前提乃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所谓“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一般是指:其一,诽谤行为情节特别严重,如引起被害人自杀或精神错乱,或者受到行为人的威胁、强制,被害人不能告发;其二,诽谤国家领导人、外国元首、外交官员等特别对象,从而危害国家整体利益。至于一般针对地方党政干部个人的诽谤,即使构成犯罪,仍然属于自诉的范围,不能滥用国家的公诉权对公民提起诉讼。
 
    特别应当引起高度关注的是,要正确处理诽谤犯罪和保护公民言论自由以及保障公民依法享有批评权、检举揭发权的关系。从“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国名可以看出,我国是共和制的国家,而共和制的政治法律基础就是民主与自由。我国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41条又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前引法条规定,乃是我国公民言论自由的宪法根据。当然,如果有人假借言论自由而诽谤、中伤他人的,无疑应当承担相应法律责任。问题在于,作为人民公仆的国家工作人员(特别是那些大权在握的党政干部),应当有虚怀若谷的度量,容得下公民的批评——包括一些失实的乃至于谩骂性批评!说到这里,我想起法国的一件值得玩味的史实——前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1981年竞选连任时,有报刊攻击他接受中非皇帝博卡萨馈赠的钻石,严重伤害了他的声誉与尊严,根据当时法国的法律,德斯坦本来可以控告对方“冒犯国家元首罪”。但是德斯坦没有这样做而是大度地放了对方一马!在当今世界各国,公民尖锐批评国家领导人、州长、市长早已司空见惯。我国宪法第2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既然如此,我们的党政干部就应该对公民的批评保持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谦卑心态,而不能动不动就动用国家权力打压敢于批评自己的老百姓!
 
 
(本文为《法制日报周末)2009年5月9日编发)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