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刑事文苑>>法学随笔
司法制度当融入民主参与理念
吴建国 汪进元
上传时间:2014/6/27
浏览次数:8314
字体大小:
    我国已经进入一个多元化时代,多元社会的利益重组导致各类矛盾凸显,争讼案件的大量出现使我国的司法资源濒临匮乏。在传统的司法模式中,司法表现为一种“单向度”的权力,以法律规则的守护者和公益代表自居。当多元社会出现后,面对公众多元化的利益要求和价值选择,这种“单向度”的权力由于无法兼顾各方利益而备受责难、难以为继。德国著名法哲学家和刑法学家拉德布鲁赫曾说:“司法依赖于民众的信仰而生存。”司法权力的单向性与封闭性使司法与民众隔绝,司法既无法有效回应民众的多元化利益诉求,也无助于维护司法独立与中立,反而使司法内部关系运作有暗度陈仓之虞。多元化时代要求司法摆脱零和博弈的思维定势,承认行为模式和价值选择的多元化,寻求一种能够整合多元价值和协调多方利益的司法体制,以促进不同利益主体间的相互理解,从而实现合作与共赢。这是当今时代对我国司法改革提出的新要求。 

    如何化解现行司法体制的弊病,顺应时代变化对司法体制的新要求,将事关我国司法改革的成败。法官不仅要作出符合法律本义和正义标准的裁决,而且要最大化满足各方诉求,这无疑对司法提出了更高要求。然而,司法毕竟是一个充满争论和矛盾冲突的竞技场,司法过程就是定分止争、化解矛盾的过程。美国著名法学家德沃金认为,诉讼总会引起三种争论:事实争论、法律争论以及政治道德和忠实义务的争论。 

    首先,事实争论就是证据认定问题。这种争论不仅大量存在,且常因认定错误而导致各种冤假错案,严重影响了司法公正。因此,对于案件事实认定标准的真理性不能由法官一方把持。 

    其次,法律争论是指实定法的真实内容和立法目的是什么,这亦不能仅仅依靠法官的个人理解和判断作出。否则,科学严谨的司法制度很可能演变成法官固守己见的工具。 

    再次,法官还要遵守职业道德,践行对法律的忠实义务。这就要求公众对法官的审判行为和判决结果提出意见和建议,进行民主监督。可见,审判独立并不等于法官专断,化解司法的三大争论亟须打破司法权力的专断性,通过对司法系统外各种意见的收集、整合与回应,赋予每个公民一个可以挑战偏颇司法权力的机会。传统的“纠问式”诉讼模式因其权力的单向性而无法为打破法官专断提供实现路径,司法需要一种更为平等和开放的平台。

    上世纪80年代由西方学者提出的协商民主理论为打破司法权力专断提供了切实可行的理论支撑和程序安排。该理论不把国家看作是经济社会的守护者,也不把国家看作是制度化的伦理共同体,而是强调社会的多元性。协商民主致力于通过公民的平等参与,就决策问题展开对话,就不同见解进行沟通,进而反思,发挥理性的力量,为实现共赢而超越差异性,促成不同利益主体间的相互妥协与偏好转换,最终达成共识。将协商民主所倡导的平等参与、对话协商、理性共识等核心理念融入司法制度,有利于打破司法权力的专断性,使司法权力更具开放性,契合了司法对公正的诉求,对于完善我国司法权力运行机制具有重要借鉴作用。 

    首先,协商民主为司法过程创造了一个平等参与的环境。在民主协商机制中,司法参与者地位平等、表达机会均等、受到同等关注,意见被公正听取,这是实现司法公正的前提。其次,协商民主为司法过程提供了协商和对话的机制。这一协商对话机制要求法官审判公开,进行充分地释法说理,公众可以对案件进行评判,表达观点,对法律事实、程序及判决理由提出质疑,当事人也可以提出自己的诉求,通过多方对话与协商使判决经得起考问,并能回应多元社会对不同利益的整合要求。最后,协商民主所追求的共识性结论是司法权力获得合法性的必然要求。司法依托民主协商程序,审慎地提出能为各方所接受的意见,在说服与被说服的双向转变中达成共识。来自各行业公众代表的集体智慧由于集中了各专门领域的知识,弥补了司法官对特定案件所涉及事实和知识的欠缺。司法通过整合公众的共识性见解,用公众集体的合意制约司法官一人的恣意,从而有效牵制司法权在封闭状态下的无知和专断,司法滥权亦无可乘之机,从而确保司法官作出公正裁判、决定。 

    协商民主在我国政治生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我国1949年成立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就是践行协商民主的重要形式。党的十八大在总结我国协商民主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深刻阐述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基本概念和重要意义。根据我国宪法的政治架构,结合协商民主对司法的程序要求,我国司法必须对现行一些重大关系进行相应的调整,祛除司法的行政化、地方化,建立司法官职业保障体系,为司法协商程序的参与各方创造一个自由、平等和公平的对话环境。为此,我国司法改革需要在以下几个方面进一步推进:加大司法公开的力度,通过网络直播、法庭开放和判决书上网等多种形式让普通民众能够参与庭审过程,提高审判透明度,满足公众的司法知情权;改革人民陪审员的选任机制,进一步增强其代表性,促使其发挥实效;建立司法发言人制度,及时听取和积极回应公众对重大疑难案件的关切;完善司法听证制度,强化听证过程的民意表达与沟通反馈机制;加强司法网络互动平台建设,司法官可以借助媒体与公众进行面对面交流;创设公民代表小组,对有影响案件进行讨论和评判,将共识性民意导入审判过程,为司法官作出裁决提供参考意见;借鉴英美法系的法庭之友制度,允许案外人经批准后向法院提供法官尚未掌握的法律事实或法律适用意见,甚至直接参与庭审辩论,以确保判决说理无懈可击;健全主审法官、合议庭办案责任制,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通过启动司法纠错机制和错案追责机制,促使法官放弃专断,广纳民意以兼听则明,更加客观公正地行使审判权。以上司法改革措施将进一步增强协商民主与司法制度的协同化,使二者相互促进,相辅相成。 

    “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是实现司法公正的前提,“健全司法权力运行机制”是实现司法公正的必要保证。我们应当通过用协商民主的理念和原则重构司法权力的运行机制,建构起一个独立于司法官的司法参与和协商机制,对司法权的不当行使进行及时纠偏和必要拘束,确保司法公正的实现。 

    (作者分别为淮海工学院讲师、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

出处:检察日报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