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刑事文苑>>法学随笔
《白熊》:我不能自诩代表正义
杨青
上传时间:2014/9/4
浏览次数:8228
字体大小:

《黑镜》系列延续了英剧一贯的严肃性和深刻性,并且更加契合了社会现象。不论是第一季的舆论倒逼致使首相与母猪的“亲密接触”,还是第二季卡通动画沃尔多的政治嘲讽,抑或是模拟真人、记忆芯片等两季都涉及的高科技的社会展现,导演就像一个严谨的医生,以《黑镜》这种形式开出了病态社会的诊断报告。然而,这六集短剧中带给人最大震撼的也许是第二季的《白熊》。 

    《白熊》是一部惊悚悬疑片。女一号于某天早晨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之后她遭到了追杀,开始了逃亡。奇怪的是,在逃亡过程中有很多拿着手机的围观者,却对她的遭遇无动于衷。女一号在逃亡途中结识女二号并与之为伴,女二号告诉她:这一地区的人们受到了白熊信号的控制,仅以围观拍摄为乐,对周围发生的事无动于衷,而她们要做的就是摧毁信号发射塔。历经周折,险中逃生,她们终于到达目的地。在毁坏信号塔时,遭到了追杀者的阻止。女二号中枪倒地的那一刻,一向懦弱胆小的女一号终于拿起猎枪射向追杀者。 

    剧情就这么下去,最后摧毁了白熊信号塔,本片也就落入了俗套。而本片成功之处就在于最后的剧情大反转,让观影者久久不能释怀的也正是这反转带来的力量。这时猎枪喷出的却是彩花,随后灯光亮起,掌声响起,死去的女二号起身与追杀者手拉手向观众谢幕。原来是一场表演,又一部《楚门的世界》。满脸疑惑的女一号是干什么的? 

    女一号随即被扣在椅子上,大屏幕上浮出真相。女一号的男友残忍地虐杀了小女孩杰米玛,而在女一号的手机里发现了完整的虐杀视频。男友在受审前自杀,社会注意力转移到女一号身上。法院陪审团认为女一号内心极其歹毒邪恶,“你痴迷地旁观了杰米玛的受虐过程,着迷于她的痛苦”,应当考虑加大对她的惩罚。社会成立了以小女孩遗留的毛绒玩具命名的白熊正义园,让女一号在这里日复一日地遭受被追杀被围观的惩罚。围观者是来白熊正义园参观的社会普通民众。反转的模式使这部剧在短短的四十多分钟里呈献给观影者最大的信息量和震撼力。 

    “白熊正义园”抛给我们的是有关正义的实质以及其形式的探讨。这是一个经典的议题,西方哲学史上从不缺乏有关正义的讨论,曾经风靡一时的哈佛公开课《公正》,也为我们探讨正义开了一扇天窗,但是,正义究竟为何仍然没有定论。《白熊》中貌似展现了一场在审判之后民主参与的正义。但,民主参与的正义就一定是正义吗?诸多历史事件仍值得我们反思。 

    正义在法律领域里集中体现于审判和惩罚的形式和量度。面对非正义,人类最本能的是同态复仇,要求血债血偿。对作恶者施以同样的惩罚能达到惩罚的目的吗?影片中西西弗斯式的惩罚是为了实现正义吗?借用贝卡利亚在他的小册子《论犯罪与刑罚》中关于刑罚目的的论述,惩罚的目的既不是要摧残、折磨一个感知者,也不是要消除业已犯下的罪行,惩罚的目的仅仅在于阻止罪犯再重新侵害公民,并规诫其他人不要重蹈覆辙。在文明和法治社会,同态复仇并不能实现最大的利益平衡。一篇有关死刑的文章中也说:他们并不是要无原则地去宽恕被告人,只是希望在法律的范围内实现一种矫正的正义,而不是一命抵一命的“以怨报怨”。人们为了实现正义而成为践踏正义的施暴者并不是文明社会情境下惩罚的初衷。 

    影片中女一号得知真相后泣不成声,不停地重复:“请你杀了我吧!”看到这里,大部分观影者并没有复仇的快感,为什么影片中的人们兴致如此高涨并乐在其中?其实影片中已经有了答案。女二号在回答女一号围观者为何对别人的处境无动于衷时就给出了答案:我猜他们内心深处一直就是这样的人,只是需要被挖掘出来,现在已经无法无天了。这正是导演对那些以正义自居而着迷于他人受刑的围观者说的,更是对广大观众说的。不是我们更能坚持原则、更有正义感,只是没处在那种环境。若当下也有一个某某正义园,我们并不能保证不兴致勃勃参与其中。这些围观者或许就是拉伦特所说的“平庸的恶”。 

    作恶也许并不可怕,可怕的莫过于以正义之名行邪恶之事,而人们对此都以正义者自居,冷眼旁观甚或拍手称赞!在施暴为合法的情境里,我们不代表正义。

出处:检察日报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