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刑事文苑>>法学随笔
GDSS运用于检务公开的可行性及途径
陈正义 柯学刚 郭圣发
上传时间:2014/10/9
浏览次数:9267
字体大小:

    当前,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人人都有麦克风,人人都是传播者和见证者的新媒体时代已经深入影响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使得检务公开环境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着力提升新媒体时代社会沟通能力,有效应用信息技术GDSS,构建新型、快速、高效检务公开决策平台,有组织地推进社会公众与检察机关的双向交流及行为互动,提高检察机关整体形象和执法公信力,是检务公开面临的重要课题。

  一、信息技术条件下检务公开面临的信息传播环境

  检务公开面临新媒体时代信息传播时空延展的压力。新媒体时代最大的优势是信息的跨时空即时传递,这种跨时空的即时传递拓展了检务公开所面临的时空边界,意味着任何社会热点事件的受众的不特定和多样化,受众边界的极大延展,而这种延展是检察组织无法预料和控制,但又是必须重视和认真应对的。

  检务公开面临检察话语权的弱化考验。新媒体时代下,任何受延展的主体同时也是传播主体的延展,多元化的发展趋势极大淡化了检察组织话语权威,而且极易形成强大的共振效应以挤压组织的话语空间。传播的多中心使得传统的以检察组织为主体的传播格局面临去中心化的危机,如何加强自身话语权,是检务公开工作必须面临的考验。

  检务公开不适应信息传递的开放和交互趋势。传统媒体的交流方式中,公众与检察机关是单向线的主被动关系,公开什么,不公开什么由检察组织说了算,公众很难发出声音,缺乏参与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同时也导致了公众对检察机关的不理解、不信任、不支持。这种社会心理状态严重影响了公开的效果。新媒体时代打破了时空、身份、地位的诸多限制,检务公开的效果取决于检务组织与公众直接对话的真诚度、及时性、话语质量、互动的深度和广度。

  在这样的信息传播条件下,随着信息技术日益更新发展,如何有效运用新技术、新手段加强检察机关管理,既促进检察机关决策更加方便、快捷,又能迅速处理日益复杂的媒体舆情导向,推动检务公开,节约司法资源,树立社会大众对司法权威的信仰,是摆在各级检察机关面前共同的难题。GDSS作为信息技术下的快速反应平台机制,为这一难题提供了理论上的可行性和现实上的途径。

  二、GDSS释义

  GDSS(Group Decision Support System),中文名称为群体决策支持系统,是指在系统环境中,多个决策参与者共同进行思想和信息的交流,寻找一个令人满意和可行的方案,但在决策过程中只有某个特定的人才能做出决策。GDSS从DSS发展而来,通过决策过程中参与者的增加,使得信息的来源更加广泛,通过大家的交流、磋商、讨论有效地避免个体决策的片面性和可能出现的独断专行的弊端。GDSS目前在商务环境中运用较多,有助于提高商务决策的科学性,为企业发展赢得先机。在检务系统中应用GDSS,主要通过互联网络虚拟空间和媒体,以数据的形式,对各种涉检信息及时有效地进行收集、显示、检索、传递、分析、处理,实现电子检务与其它司法执法、纪检监察等有关领域的信息系统的网络互联和业务互动,能够提高检务活动效率和质量,不断推进检务公开,加强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职能。目前,检察机关能够运用GDSS的不多,沿海信息技术发达的地区在这方面研究与应用才刚刚起步,内地基本较少涉及。但无论如何,在信息技术日益发达,新媒体时代来临的背景下,GDSS运用于检务公开是未来电子检务发展的一个趋势。

  三、GDSS的优点

  (1)信息交流的即时性。相较于传统决策反应机制通过会议实施决策,与会者轮流发言,会议主持人可能存在垄断会议时间的现象,信息交流具有单向度,建议性意见的收集变得比较困难,决策者往往从自己角度出发,使得信息交流运用不充分。而运用GDSS则可通过计算机系统、移动终端平台及时交换书面意见,容许参与者的发言并行不悖,使得一个空间的信息交流点增多,从而增大群众参与面。

  (2)主体的多元化。只要具有网络移动数据平台终端的,均可以参与GDSS平台,参与者可以匿名的方式参与意见表达,扩大了群体参与范围,发言者不必担心当面受到奚责,也不会感到集团一致性带来的现场压力,避免出现强烈的从众心理,决策者可以收集到更多建设性的信息和意见,增强决策的针对性和科学性。

  (3)记录的自动化。GDSS会自动将与参与者的言论、表决以及其它共享信息的记录存储到一个磁盘文件,免去人工记录的可选择性和差错,为总结和分析提供详尽的第一手材料,同时方便以后的查阅。

  四、GDSS应用于检务公开的可行性及途径

  (一)GDSS应用于检务公开的可行性

  (1)GDSS的应用是电子检务的发展趋势。按照国家统一规划,正在建设政法专业(公检法司)业务信息系统,电子政务发展是未来必然趋势,检察机关应当顺势而为,更加积极地运用信息技术,加强检察机关自身的透明度建设,打造忠诚为民、公正执法的检务形象。GDSS作为未来信息技术的群体决策平台,运用用检察机关重大事项讨论时具有先天优势,对检务信息公开的发展具有重要影响作用。

  (2)GDSS的应用能满足检务公开法律社会化与检察专业化的要求。党的十八大报告要求把依法治国放在更加突出的地位,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决不能让不公正的审判伤害人民群众感情、损害人民群众权益,为法律社会化提供了明确的指引。可以预见未来社会发展必然伴随对法律实施、法律实现、法律实效的接受、理解、尊重、信任的内化过程。检察专业化、职业化是司法改革深化的必然结果,公开透明是实现司法专业化、职业化的必然趋势。只有将检察权利置于阳光之下,推进案件信息、司法文书、执行信息三大公开平台建设,倒逼检察机关公正开展法律监督,才能提高司法权威和公信力。GDSS作为综合决策平台,推动多元参与的优势,能够快速处理检务公开平台建设的法律问题和技术问题,促进平台建设,深化检务公开的步伐和深度增进社会大众对检察的理解,推进法律社会化进程,。

  (3)GDSS是节约司法资源提供优质便捷法律服务的最优选择。现阶段我国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部门,重管控轻服务的意识非常严重,如信访人重复投诉、重复越级申诉,个别案件经几级检察机关重复处理;律师无法查阅所代理案件的相关法律文书等,部分职务存在权力寻租空间,从而导致大量司法资源被浪费。GDSS作为综合决策平台,其具有的多终端性、及时性、便携性等未来信息技术发展的特点,将运用于检务会议讨论、案情协商、检律对话、诉讼调解等多种场合,对促进检务公开,节约司法资源,畅通法律服务具有无可替代的优势。

  (二)GDSS应用于检务公开的途径

  (1)GDSS应用于重要检务信息即时公开。在自媒体时代,任何一个涉检热点都可能引爆舆论热点,这给检察机关及时应对舆情带来了技术上的困难。GDSS能及时有效地处理舆情信息,通过吸纳知名学者、律师、当地相关知情人和业务专家参与GDSS公开讨论,让不同利益主体发表不同意见,可以更多地掌握第一手资料,提高检务公开的科学性和民主化程度。如在讨论疑难案件和社会热点焦点事件时,涉及定性问题可以邀请该领域内知名学者即时参与;涉及社会热点舆论事件时,可以邀请网络首发者、转播者参与,及时了解真相,做出有效应对措施,涉及公开什么、公开到什么程度,怎样公开等问题则可以邀请相关涉密专家、社会学专家参与评判。

  (2)GDSS应用于公民申请公开。自媒体时代,公民对个人权利以及社会舆情更加关注,比如案件信息披露,司法文书公开,公民提交申请公开材料后,检察机关可以运用GDSS邀请上级检察机关、本级检察机关、公民本人、有利害关系的相对人、社会团体等实现在线交换意见,就公开的依据和内容进行答辩,并当场作出决定,节约行政成本。

  (3)GDSS应用于涉检信访及信访听证。涉检信访作为目前涉法涉诉信访的难点焦点问题,群众来访成本高,反复投诉及越级投诉较多,无理访、缠访、闹访较多的情况下,信访终结难。信访听证作为信访矛盾化解的最优解决路径,存在技术和程序上的障碍,如听证主持人选择,中立第三方的中立性、听证记录的记载与运用,听证现场的空间限制和时间限制。GDSS作为信息决策综合平台,运用于涉法涉诉类信访具有先天的优势。当前信访视频接访窗口仅仅具有接访功能的情况下,不具有综合处理信息做出决策的功能。运用GDSS平台,可以实现涉法信访当事人与检察机关及多方参与者信息的实时交流,可以在信访初期即时进行法律解答和作出司法决策,实现线上受理、研判、调解、处理一体化。也可以在信访问题难以处理时,运用GDSS实施信访听证,邀请多终端主体发表意见,意见的独立性将得到较好地保障,而在GDSS环境下的发言将自动生成记录,为最终作出信访听证决定提供最大的技术支持和保障,一方面降低信访成本,另一方面有助于矛盾化解。

  当然,GDSS应用于检务环境,不仅仅是以上所列举的三种场合,条件技术允许下,GDSS可以应用于一切具有发送和接受信息平台终端用户,对于检察决策以及检务公开具有颠覆性影响,届时将真正实现如同电影《星球大战》中即时接受与传输的梦幻场景,真正使检务公开适应未来信息技术发展的洪流。

出处:正义网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