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精品栏目>>学生精品
浅谈对共同犯罪的认识
李艳华
上传时间:2006/6/16
浏览次数:16113
字体大小:

刑法第25条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这一共同犯罪的法定概念科学地概括了各种共同犯罪现象,它表明共同犯罪首先是一种故意犯罪,因而必须具备故意犯罪成立的一般条件,即必须是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后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危害后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行为;其次,它是一种特殊的故意犯罪,因而又有其自身特有的成立条件。
根据刑法的上述规定,成立共同犯罪必须具备如下条件:(1)共同犯罪的主体条件。共同犯罪的主体,必须是两个以上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两个人共同实施犯罪活动,如果其中一个具有刑事责任能力,而另一个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则不能构成共同犯罪。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我国刑法典规定,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只对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等严重危害社会行为负刑事责任,因此,若其与已满16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共同实施这些犯罪以外的其他犯罪,则不能构成共同犯罪,应负刑事责任的只是已满16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2)共同犯罪的客观条件。在客观方面,共同犯罪的成立以二个以上的人实施了共同犯罪行为为要件。所谓共同犯罪行为,有两层含义,首先,是指各行为人的行为都指向同一犯罪,即共同犯罪人的所实施的犯罪在构成要件上是相同的,如行为人或者共同构成故意伤害罪,或者共同构成故意杀人罪,而不可能在一个共同犯罪中,某一行为人构成故意伤害罪,另一行为人则构成故意杀人罪,这是共同犯罪行为的应有之意。其次,是指行为人之间的行为是相互联系、相互配合的,这些行为共同形成一个有机的犯罪活动整体。在共同犯罪中,各行为人的行为只有放在整个犯罪活动中考察才能体现出其真正性质和作用,而不能孤立地考察某一个行为人的行为。有人认为在共同犯罪中“各共犯者的行为必须都是犯罪行为”。这种说法有欠严谨,因为各共犯者的行为放在整个共同犯罪活动中考察当然都是犯罪行为,但如果单独分析每一个行为,并不一定都是犯罪行为。如共同盗窃犯罪中的望风行为,如果仅就这一个行为而言,并不能说这是一个犯罪行为,只有将该行为放在整个共同盗窃犯罪中考察,才能说是一个犯罪行为。共同犯罪行为,既可以表现为共同的作为,如共同以暴力方法抢劫他人财物;也可以表现为有的作为有的不作为,如甲是铁路扳道工,乙是普通公民,二人合谋破坏列车,乙将道扳错,甲明知实施了该行为而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致使一辆列车倾覆,则甲乙构成破坏交通工具罪的共同犯罪,其中甲为不作为犯罪,乙为作为犯罪;还可以表现为共同的不作为,如张某、李某均为锅炉工,在一起值班时合谋以爆炸锅炉的方式破坏工厂,于是都不给锅炉加水,致使锅炉因无水空烧而爆炸,给工厂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张、李便属于均为不作为的共同犯罪。(3)共同犯罪的主观条件。在主观上,共同犯罪的成立必须是两人以上具有共同犯罪故意。我国刑法理论通说认为构成共同犯罪故意,共同犯罪人在认识因素上要认识到不是自己一个人单独实施犯罪,而是与他人共同实施犯罪;在意志因素上对本人以及其他共同犯罪人的行为会造成危害社会的结果持希望或者放任的态度。
但是,根据共同犯罪的概念,以下几种常见的二人以上犯罪不属于共同犯罪:第一,二人以上共同过失造成一个危害结果的,不属于共同犯罪。刑法第25条第2款规定:“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这是对共同犯罪的补充规定,也是刑法第25条第1款规定的必然要求。理由是,既然刑法第1款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过失犯罪当然就被排除在共同犯罪之外,而且,作为共同犯罪,各犯罪人之间理应存在犯意之联络,而过失犯罪的行为人根本不存在犯意,更无从谈起存在犯意之联络了。第二,二人以上出于不同罪过形式而共同实施危害社会行为,不构成共同犯罪。如故意教唆他人实施过失犯罪,或者过失帮助他人实施故意犯罪。这也是刑法第25条第1款规定的必然要求。第三,“同时犯”不属于共同犯罪。所谓同时犯指二人以上在同一时间、同一场所实施性质相同的故意犯罪但并无犯意联系的情形。这种情形由于行为人缺乏犯意联络而不具备共同犯罪的必要条件。第四,同时针对同一对象实施犯罪时故意内容不同的,不构成共同犯罪。如甲、乙同时侵害丙,甲意在杀死丙,乙则只想打伤丙,结果丙被打身亡。这种情况下只能对甲、乙分别以故意杀人罪和故意伤害罪单独定罪量刑,不能因为甲和乙之间存在共同侵害丙的行为,便认定二人构成共同犯罪。理由是,这种情况下,甲和乙之间不存在共同犯罪故意。第五,超出共同故意范围的犯罪,不构成共同犯罪。如甲、乙合谋偷走丙家进口大彩电,在作案时甲悄悄偷走一条价值5千元的金项链,乙并不知晓,则乙不对盗窃金项链的行为负刑事责任。
另外,单位犯罪与共同犯罪之间亦有区别。单位犯罪同样可以分为单位单独犯罪和单位共同犯罪,这里所指的单位犯罪,是指单位单独犯罪。由于对单位犯罪原则上采取双罚制,因而在处理单位犯罪时,在对单位判处罚金的同时,往往还会对该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科处自由刑或者罚金。这时,处理单位犯罪和共同犯罪存在共同之处,即都表现为对两个以上的自然人科处刑罚;同时又存在明显区别,即处理单位犯罪时,除了对两个以上的自然人判处刑罚,同时还要对单位判处罚金,而处理共同犯罪,则只对两个以上的自然人判处刑罚。因此,有必要准确区分共同犯罪和单位犯罪,以防将共同犯罪当作单位犯罪,或者将单位犯罪当作共同犯罪。
根据刑法对共同犯罪和单位犯罪的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1999年6月18日制发的《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 共同犯罪与单位犯罪的主要区别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产生犯意的时间不完全相同。在共同犯罪中,犯意产生的时间是较随意的,既可以是在实施犯罪以前,也可以在实施犯罪过程中;在单位犯罪中,犯意只能产生于犯罪行为实施以前。这是因为,单位犯罪总是在单位集体研究决定或单位负责人决定之后才去实施,因而必然是在犯罪产生之后才去实施。(2)产生犯意的方式不完全相同。在共同犯罪中,犯意产生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既可以是几个人聚在一起不分主次地进行商议然后产生共同犯意,也可以是由明显的首要分子在产生犯意后再将其犯意传达给其他人从而形成共同犯意,还可以是一个有犯意者唆使一个或几个无犯意者产生犯意从而形成共同犯意;在单位犯罪中,犯意只能以两种方式产生,即由单位集体研究然后产生犯意,或者是由负责人员直接决定产生犯意。(3)犯意的种类不同。共同犯罪的行为人在主观上既可以都表现为直接故意,也可以有的表现为直接故意,有的表现为间接故意,还可以都表现为间接故意;单位犯罪中的行为人在主观上则只能表现为直接故意。
在共同犯罪过程中,共同犯罪人往往是先共同谋议实行犯罪,然后再具体实施。这样便可能出现有人只参加谋划而未实施具体犯罪实行行为的情形。在这种情形下,未实施具体犯罪实行行为者与实施了犯罪实行行为者是否构成共同犯罪呢?对此我国刑法理论界有两种不同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共谋而未参与实行的,不构成共同犯罪。理由是:这种情况下,未参与者与参与实行者只有共同犯罪故意而没有共同犯罪行为,既然没有共同犯罪行为,当然不能成立共同犯罪。
例如甲、乙共谋拦路抢劫。到约定的晚上10点,甲按时到两人确定的地方抢劫,但乙却因故未去,结果仅甲一人实施了抢劫行为。持这种观点者认为,这种情况下,只能由甲一人对抢劫实行行为承担刑事责任,乙则只应对抢劫的预备行为承担刑事责任;另一种观点认为,共谋而未参与实行,仍构成共同犯罪。理由是:共同犯罪行为不仅仅指共同实行行为,而且包括共同预备行为。参与共谋即为共同预备行为,即使数人共谋犯罪而均未实行,亦可成立共同犯罪,更何况数人中一部分人实施了犯罪实行行为。因此,共谋而未参与实行犯罪的,行为人仍具有共同犯罪行为,因而构成共同犯罪。
我认为第二种观点较有说服力。理由是:在共谋后有人未参与实行犯罪的情况下,应将共谋行为即犯罪预备行为与实行行为结合为一个整体来考察 ,共谋行为与实行行为存在紧密的联系,先前的共谋行为对后来的实行行为的发生显然是有影响的,对最终危害结果的发生也是有原因力的。共谋后未参与实行犯罪的行为人虽然没有亲手实行犯罪,但其先前的参加共谋的行为使其不能摆脱与后面实行行为的关系,更不能摆脱与最终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因此,在共谋而未实行的情况下,共谋而未实行者主观上具有共同犯罪故意,客观上存在共同犯罪行为,因而完全可以成为共同犯罪中的共犯,即使共谋而未实行者是自动放弃实施后来的实行行为,他也仍然是该共同犯罪的成员。只是由于他没有参加实行行为,从客观方面来看,其刑事责任相对于既参加了共谋又实行了犯罪的行为人要轻,因此在量刑时应当加以考虑。但决不能认为共谋而未实行者只应对预备行为负刑事责任。
我国刑法第25条第2款明确规定,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因此,按照我国刑法规定,过失犯罪是不可能构成共同犯罪的。但是,外国刑法理论和刑事立法情形则大不一样。外国刑法理论界主张过失犯罪可以构成共同犯罪的大有人在。例如,日本学者牧野英一、木村龟二认为,从行为共同说出发,可以认为共同正犯不仅由于共同实施了一定的犯罪才能构成,而且由于共同实施了犯罪以前的行为而构成,所以,即使实施了所谓自然的、构成要件以外的行为,只要事后产生了犯罪的结果,就这种结果而言,仍可承认为共同正犯。有的国家刑法明文规定过失犯罪可以成立共同犯罪。例如,意大利刑法典第113条第1款对在过失犯罪中的合作行为作出了规定,该条款规定:“在过失犯罪中,当危害结果是由数人的合作造成时,对每人均处以为该犯罪规定的刑罚。”13有的国家则在判例中肯定了共同过失犯罪。例如,日本有一个判例如下:A、B是在同一铁路道口担当道口警戒任务的铁路职员,两人轮流值正班和副班。按规定,执副班的人要确认列车接近道口的时间和应当改变交通信号灯及将下道口遮断机的时间;值正班的人要监视列车接近表示器的变化,根据值副班者的报告确认列车是否接近道口,并及时改变交通信号灯和降下道口遮断机。一天早晨,A值副班,B值正班,由于两人的不注意,在列车已接近道口时尚未发觉,因为没有及时改变交通信号灯和降下道口遮断机,以致进入道口的列车与一辆汽车相撞,致汽车上的二人死亡。京都地方法院在1965年5月10日判决A、B处理业务上过失致死罪的共同正犯,其理由是,本案中A、B两人的工作是互相补充的,两人负有互相协助以确保铁路安全的共同注意义务,由于两人的共同过失,导致了事故的发生。
我国刑法理论界过去与刑法规定一样,完全否认过失犯罪中存在共同犯罪,但近年情况发生了变化,不时有学者提出过失共同犯罪的概念并加以论证。如有学者认为,在过失共同犯罪中,虽然各过失行为人不存在故意共同犯罪中意思联络、沟通,但是,各过失行为人在违反共同注意义务上存在懈怠注意的共同心情,这种共同心情助长了各过失行为人主观上的不注意、不谨慎,从而必然地而非巧合地共同造成了一个危害结果,由于过失共同犯罪的成立需要具备各过失行为人违反其共同注意义务的共同行为和共同过失,所以,不违背主、客观相一致的刑事责任原则。是否承认过失共同犯罪,在刑事司法实务中具有重要意义,它将对某些两人以上共同实施的过失犯罪的处理产生重大影响。多数人认为,不宜承认过失共同犯罪这一概念,理由是:既然被称为共同犯罪,那么无论是故意的,还是过失的,在共同犯罪人之间都必须存在犯意联络,而在过失犯罪中,行为人根本就没有想犯罪的意思,自然就不可能存在犯意联络,也就不可能存在共同犯罪的形态。
共同犯罪的客观方面,即二人以上在共同实施犯罪时在客观上所表现出来的特征。将共同犯罪作为一种犯罪形态进行分析,实际上可以将之作为一个实体,同样可以根据犯罪构成理论对之进行解析。由此,对共同犯罪的客观方面进行探讨,除了以犯罪构成理论为根据外,还应当考虑到共同犯罪问题的特质。一个单独犯罪的客观方面包括危害行为、危害结果、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的因果关系以及作为犯罪客观构成要件的时间、地点、手段、数额等事实情况。一个共同犯罪的客观方面也包括这些要素,但由于共同犯罪相对单独犯罪而言,其在这些要素的具体表现形式上更为复杂。共同犯罪行为的复杂性表现为,在一个具体的共同犯罪中,多个行为如何在一个共同犯罪的意思支配下为实现一定的目的而聚合在一起,从而根据各个具体行为的性质来确定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同样,对一个外观上本不为一个具体犯 罪的犯罪构成所评价的事实行为,如何根据处理共同犯罪的原则,使其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共同犯罪因果关系问题的复杂性,表现为如何判断多个表现形式各异的行为与一个具体的或一个概括的危害结果或者危害行为导致的状态之间形成的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同样,对于犯罪构成的客观构成要件的其他构成要件要素,在共同犯罪中也呈现出较大的复杂性,比如数额问题,如何确定共同犯罪中不同行为人所应当承担的犯罪数额,实际上决定了不同行为人所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问题。


参考书目:《刑法与案例分析》,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刑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集团犯罪对策研究》,中国检察出版社;
《刑事法评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新世纪刑法新观点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
《刑法》,北京大学出版社。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