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刑事法学>>外国刑事法
英国道路交通法犯罪规定的启示
谢望原
上传时间:2009/9/13
浏览次数:12235
字体大小:

英国道路交通法关于犯罪的严格规定

  英国关于道路交通犯罪的立法,可谓在西方国家中为最完备者之一。1988年英国颁布道路交通法之后,又在1991年和1996年两次进行了修订。该法规定:在道路上或其他公共场所,以危险的方式驾驶机动交通工具造成他人死亡的,构成“危险驾驶致人死亡罪”;在道路上或其他公共场所,以危险的方式驾驶机动交通工具的,构成“危险驾驶罪”。所谓“危险驾驶”是指如果在一个有能力的和谨慎的司机看来,在某交通工具处于可能造成危险的状态下,而行为人仍然驾驶之,则此人应当被认为实施了危险驾驶的行为,其具体表现为:(a)其驾驶的方式远远低于人们对一个有能力的和谨慎的司机的期望;(b)对于一个有能力的和谨慎的司机而言,如此驾车显然是危险的。这里所谓“危险”是指对人身造成伤害或对财产造成严重损害的危险。
  如果行为人在道路上或其他公共场所驾驶机动交通工具,没有对正在使用该道路或公共场所的其他人尽到合理谨慎之注意义务或者合理的照顾义务的,则构成“疏忽的和不顾他人的驾驶罪”。如果行为人有下列情形之一,在道路上或其他公共场所驾驶机动交通工具,没有对正在使用该道路或公共场所的其他人尽到合理谨慎和注意义务或者合理的照顾义务,因此致人死亡,构成“在酒精或毒品的影响下疏忽驾驶致人死亡罪”:(a)驾驶车辆时正处于酒精或毒品的影响下,不适合驾驶车辆;“不适合驾驶”是指当一个人的正确驾驶能力被削弱时,他应当被认为不适合驾驶。(b)饮用了太多的酒精以至于其呼出的气体、血液或尿液中的酒精成分超过法定限制。(c)被要求在事件发生后18个小时内提供该法第7条规定的标本,没有合理的理由而不提供。此外,该法还规定了“在酒精或毒品的影响下驾驶罪”和“在酒精浓度超标的情况下驾驶或掌管机动车交通工具罪”。
  由以上分析可知,英国采取了更为严格的公路交通安全管理措施。英国刑法不仅有关于交通道路犯罪的危险犯、行为犯等规定,对于受酒精影响而驾驶的行为规定了多个罪名,在处罚上,对于危险驾驶机动车辆致人死亡的,按照普通法的传统,应当认定为非预谋杀人罪,应当判处14年监禁或罚金,或者二者并罚之。而且,英国刑法对危险驾驶类犯罪与酒后驾驶类犯罪规定了远重于德国刑法典对同类犯罪规定的刑罚(德国对同类犯罪的处罚是5年以下自由刑或者罚金)!

  我国道路交通犯罪立法存在的问题

  我国关于在公路与水上驾驶机动车辆和船舶而引起交通运输安全的犯罪,只有刑法第133条规定的交通肇事罪,与之配套的刑事司法解释是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11月10日《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刑法规定与司法解释存在的主要问题是:
  第一,立法粗糙简单,不能适应同复杂的交通犯罪作斗争需要。虽然1997年修订刑法时对1979年刑法规定的交通肇事罪做了某些增补,但并无实质性进步———只是明确了“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的加重构成要件以及增加“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规定,提高了该罪的量刑幅度。与驾驶机动车辆和船舶有关的违法犯罪本来无比复杂,但是刑法第133条只是极其简单地表述为“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如此粗糙简单地描述本罪客观要件,就难免将很多本来应当作为犯罪处理的行为遗漏殆尽。
  我国刑法学界和立法者似乎总是认为“交通肇事罪”只能是过失犯罪,故未能突破传统思维进行创新型立法。其实,认为交通肇事罪只能是过失犯罪乃是一种天大的误解!交通肇事罪的一个核心概念就是“肇事”,而“肇事”即“引起事故”、“闹事”的意思。在本来意义上,“肇事”既有过失引起事故的含义,也存在故意挑起事端的意思。而现实生活中的酒后驾驶、严重超速驾驶行为造成的交通事故,很多场合更可能是故意放任所为!由于以往我们偏执而狭隘地将交通肇事罪置于过失犯罪的理解来进行立法和司法,导致刑法第133条不能适应同繁纷复杂的与驾驶机动车辆有关的违法犯罪作斗争的需要。
  第二,交通肇事罪成立条件要求太高,不利于有效打击与防范此类犯罪。根据刑法第133条,交通肇事必须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才构成犯罪。2000年11月10日《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更是明确要求“死亡一人或者重伤三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等才构成犯罪!如此苛刻的成立犯罪要件恐怕在世界各国刑法中都属罕见。这不能不使人认为我们的刑法对人的生命与健康太不尊重!而正是这种不合理、不科学的规定,使得很多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的交通肇事行为逍遥于刑事处罚之外。
  第三,司法解释欠合理,没能为刑事司法实践提供科学根据。为了弥补刑法第133条立法的粗疏,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11月10日发布了《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解释针对刑事司法实践遇到的诸多问题进行了提炼,并提出了具体处理办法。应当肯定,该司法解释为我国司法机关处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提供了统一标准,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司法实践中遇到的一些问题。
  但是必须指出,该解释仍然存在诸多漏洞。试举一例:该解释第2条第1款第3项规定:造成公私财产或者他人财产损失,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无能力赔偿数额在30万元以上的,构成交通肇事罪。这就意味着:行为人交通肇事后如果赔偿了交通肇事造成的30万元损失,行为人就不构成交通肇事罪;反之,行为人无能力赔偿30万元损失,就构成交通肇事罪。这种以事后行为人是否能够赔偿违法行为造成之损失作为判断行为人之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的主张,完全使刑法失去了规范意义!

  完善我国交通犯罪立法的基本构想

  我认为,我国当前道路交通犯罪极其严重,不仅引起全社会的不安与广泛关注,而且已经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与财产重大损失。因此,有必要借鉴英国前述有关道路交通犯罪的立法经验,认真检讨现有的与驾驶机动车辆有关的交通犯罪立法,及时修改完善我国刑法立法的不足。基本设想是:
  其一,借鉴英国关于有关驾驶机动车辆的犯罪规定,将此类犯罪分为故意类犯罪与过失类犯罪,明确规定此类犯罪存在危险犯和行为犯两种类型,同时规定此类犯罪的结果加重犯。
  其二,专门设立“酒后(包括醉酒后)驾驶机动车辆罪”,即明确规定酒精含量超过一定安全标准而驾驶机动车辆的,无论是否造成危害后果,均应认定成立犯罪。至于我国酒精含量的安全标准,可以在征询有关医学专家意见后确定。有关国家规定的血液含酒精浓度禁止驾驶机动车标准并不一样。德国为血液中酒精含量达到1千分之1.1时,就是德国刑法典第316条规定的“不能安全驾驶”的起点,即刑事责任的起点。英国为:(a)呼吸中的酒精浓度是:35微克酒精/100毫升呼出气体;(b)血液中的酒精浓度是:35微克酒精/100毫升血液;(c)尿液中的酒精浓度是:35微克酒精/100毫升尿液,或者国务大臣制定的规则规定的其他别的此类浓度标准。我国关于酒后驾驶的行政处罚标准,根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发布的《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GB19522—
  2004)中规定,驾驶人员每100毫升血液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20毫克(1毫克=1000微克),并每100毫升血液酒精含量小于80毫克为酒后驾驶;每100毫升血液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80毫克,为醉酒驾车。我国规定的酒后驾驶的酒精含量标准远高于德国和英国!
  其三,增设“危险驾驶罪”,禁止在公共交通或人们日常生活区域飙车(赛车)或者其他危险驾驶行为,将那些以取乐、竞技等为目的的在公共交通或人们日常生活区域飙车(赛车)等危险驾驶行为犯罪化。同时,将那些超过法定时速一定比例的驾驶行为犯罪化。至于以超过法定时速什么样的比例作为犯罪化的起点,可以征询有关方面专家意见后确定。
  其四,大幅度提高有关非法驾驶机动车辆犯罪的量刑幅度,从而有效阻吓非法驾驶机动车辆危害他人生命、健康以及财产安全的行为。

  相关链接

  案例一:3月16日,茹某驾车冲上人行道,以时速100公里的车速将一对正在散步的夫妻直接撞进钱塘江,造成两人死亡、5个月大的男婴瞬间成为孤儿的悲剧。
  案例二:5月7日,年仅20岁的胡斌驾驶经非法改装的三菱轿车“飙车”,在闹市区将在斑马线上行走的高校毕业生谭某当场撞死。7月20日,杭州飙车肇事青年胡斌被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3年有期徒刑。
  案例三:6月2日凌晨,一位自称姓周的事主向警方报告一起交通事故,交警约半小时后赶至现场,现场只有出租司机和两名乘客,3人均受伤。奔驰商务车未悬挂车牌,且司机不在现场。据通报,奔驰商务车车主为周杰。当日下午4时,周杰到朝阳交通支队接受处理,在询问中,周杰自称:“出事后感觉身体不适,胸闷、头晕,去了医院检查治疗”、“没有喝酒”。经酒精检测,其血液中酒精含量为零。
  案例四:7月28日,北京市朝阳区东五环发生重大交通事故,一大货车与3辆小客车相撞,造成7人当场死亡、1人受伤。

出处:法制日报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