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法治新闻>>基地新闻
恩师西辞黄鹤楼
谢望原
上传时间:2011/6/30
浏览次数:13141
字体大小:
 

公元2011622日晚,惊悉马老师仙逝,万分悲切!1994年到1997年师从武汉大学法学院马克昌教授攻读刑法学专业博士学位。先生在学术界以及社会上的影响自不待言,但此前对先生学术以外的事情了解并不太多。自进入武汉大学法学院研修刑法学后,才逐渐对先生做人做事的风格有更多了解。马老师性格耿直,仗义执言,富有同情心,绝不为斗米折腰!否则,他不会在那个是非颠倒的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在学术上,马老师从不固步自封,总是能够及时修正自己的某些学术见解,同时,他总是以积极进取的精神把自己的研究心得推介给国内同仁。这方面典型的例子就是——他虽然师从前苏联刑法学家,然而他对日本刑法学的研究更甚于他对苏联刑法学的研究,他常常以对日本刑法学的深刻研究获得国内同行的赞誉。

马老师既是一位极其优秀的刑法学家,又是一位杰出的社会活动家——他以80余岁高龄完成的《比较刑法原理》至今仍然是我国比较刑法学的经典;他以其伟大的人格魅力积极推动了中国和有关国家(特别是日本)刑法学界的交流与合作。马老师对中国刑法学的杰出贡献在于:他和其他老一辈的刑法学家共同创立了新中国刑法学体系,并坚持创建有中国特色的刑法学理论。作为学生,我从马老师身上学到的是——学术应当秉持中立,不事权贵,学者应当始终追求学术真理,致力于国民福祉与公平的社会建构的伟大实践!如果说关爱自己的学生是每个老师的共同美德,那么,马老师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仅关心爱护学生,而且总是将学生“扶上马,还送他一程”!

如今国人皆知,马老师培养的学生不仅有共和国司法机关的高级官员,而且更有多位学术界享有较高声誉的中青年学者!而这所有一切,与马老师的言传身教是无法分割的!

话长纸短,再多的言语也无法表达对恩师的无限眷念!请允许我借用古人的诗词韵律表达此刻的心情:

恩师西辞黄鹤楼,

六月飞雪泪横流;

珞珈山水依旧在,

长江无语向东流!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