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刑事资料>>>文献图书
书 名:
刑法哲学
作 者:
译者:谢望原等 (美国)道格拉斯·N·胡萨克著
出版社: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2年
价 格:
30.00
内容介绍:
内容简介
《刑法哲学》一书中的中心论题是:刑事责任一般原则的阐释和适用,应当以道德和政治哲学为前提。在总体上肯定英美正统的刑法理论的基础上,胡萨克重点论证了自己对英美正统刑法理论的批判和突破,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关于正义、权利、道德政治哲学与刑事责任的关系;二是关于犯罪行为与控制原则的关系。
  胡萨克刑法哲学的一个基本论点是:刑事责任的基本原则是“正义的需要”,而正义则是保证公民的基本权利,“整个刑事责任基本原则的核心是限制国家当局滥用刑罚”,违反了这一原则就是对人权的侵犯,刑事责任的基本原则必须充分尊重个人的基本权利。
同时,胡萨克是反对分析主义法学理论的,他认为离开了道德和政治哲学,刑法理论就是可悲的。一类行为是不是构成犯罪,当然应当由法律来规定,但是为什么法律可以将此类行为规定为犯罪,这就必须由道德和政治哲学来解决。离开了道德和政治哲学,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国家将一些行为规定为犯罪,将一些行为不规定为犯罪。
  胡萨克最具特色的刑法理论,是其关于犯罪行为和控制原则关系的论述。胡萨克猛烈批判犯罪行为在犯罪构成中的核心地位的观点,认为“无行为即无犯罪”的思想固然有其合理性,但却存在问题。针对不作为犯、身份犯、持有犯等刑事责任问题,胡萨克认为,没有犯罪行为就不会有刑事责任的思想,无法解释不作为犯、身份犯、持有犯的刑事责任问题。为此,他提出了“无行为的刑事责任”的命题,并主张以“控制原则”取代犯罪构成中的行为要件。
  胡萨克在批判了英美正统刑法理论存在的诸多问题后,提出了其“控制原则”的刑法理论。所谓“控制原则”,是指“把刑事责任施加于人们无法控制的事态即为不公正”。其核心内容就是:一个人如果不能防止事态的发生,就是对事态不能控制。而所谓“事态”,按照胡萨克的解释,就是指责任所针对的一些难以确定的事情。“如果事态是行为,他应该能够不为该行为;如果是后果,他应该能够防止其发生;如果是意图,他应该不具有这个意图等。”反之就违背了“控制原则”,就应当承担刑事责任。这样就解决了“不作为”、“无意识”、“身份”、“持有”这些概念给犯罪行为要件在犯罪构成理论中无法得到合理解释的困惑。只要行为人对事态应该控制而且能够控制却没有控制而致事态发生了,就可以认为其违反了刑事法规。关于“不作为”,胡萨克认为人们对不作为产生的后果和对积极的作为产生的后果应有同样的控制,其将重点放在对危害后果的控制这一法定义务之上。关于“身份犯”,胡萨克认为,人们应当对能够控制的身份有义务加以控制,以免发生危害社会的后果,否则就应当承担责任。关于“无意识”行为,无意识当然不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在“自己引起的无行为能力”的案件中,如果行为人预见到将发生无意识的情形而不采取合理的步骤来防止危害后果,就应当承担刑事责任。关于“思想”,刑法当然不能处罚单纯的思想,但是,对未遂犯、预备犯就很难说不是在处罚思想。
  可以说,胡萨克的基本立场就是:修正的刑法理论不应当全盘抛弃英美正统的刑法理论,但应当重建刑法与道德和政治哲学的紧密关系,抛弃刑事犯罪构成的二元结构模式,代之以控制原则为核心,并将主观因素与客观因素统一于控制原则。
  综上所述,虽然胡萨克的修正刑法理论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混淆道德和法律关系的问题,其控制原则也无法解释“人们在什么条件下能够做出另外的行为,而不是做他已做出的行为。”但是,胡萨克的《刑法哲学》仍不失为英美刑法理论的经典之作和研究犯罪构成理论的必备之工具。

目 录
胡萨克及其《刑法哲学》
一、正统的刑法理论
(一)刑法改革之必要
(二)刑事责任的基本原则
(三)描述性的刑法理论
(四)规定性的刑法理论
二、对正统刑法理论的评述
(一)正义与权利
(二)权利与刑法理论
(三)多余事项与内在联系
(四)黑、白与灰影
三、正义与刑法理论
(一)功利与刑法理论
(二)证据与刑法理论
(三)自由裁量权与刑法理论
(四)原因自由行为
四、犯罪的客观构成
(一)评价的障碍
(二)无行为的刑事责任
(三)控制
(四)对控制的论辩
五、犯罪的主观构成
(一)犯罪的正统模式
(二)法律与道德责任
(三)刑事疏忽
(四)何时适用“严格责任”
(五)分段审判和精神病辩护
(六)无关的动机
六、不作为、因果关系与刑事责任
(一)实质上的不公正
(二)不作为能够成为原因吗
(三)因果要件
(四)无因果性的刑事不作为
(五)作为和不作为之间的区别
……

书 摘
然而,把太多的负担附加给宪法审查,这是一种潜在的错误导向。在《权利法案》中“找到了”犯罪行为要件的最高法院的判决,对于为刑法学家们所承认的刑事责任基本原则所包含的具有宪法意义的单一要素来说,不可能具有可靠的权威性。刑事责任的基本原则中的核心概念的字面意义与内在含义不解释清楚,就不能确定刑事责任的基本原则在多大程度上具有或不具有宪法意义。因此,肯定地断言最高法院确实不在宪法中“找寻”(finding)犯意的要件是主观武断的。可以理解的是,最高法院常常勉强地对它并不完全理解且其含义存在着重大分歧的责任原则给予宪法保护。有位学者指出:“将普通法中的犯意概念变为现行宪法标准的主要
障碍,是这个普通法中的特有概念含义不清。”③该权威预言,《模范刑法典》对犯罪意图这一概念进行了清楚的阐述,改变了含义不清的困难局面,并且不久最高法院可能会把这一要件提高到宪法意义上来。
说到底,尊重道德权利的刑事责任的基本原则制约着国家决定刑事责任的权力,与道德权利是否具有宪法含义没有关系。并非所有的对国家制定法律的权力的道德制约都可以在宪法中“找到”根据。没有宪法解释理论,要解决这一问题是不可能的。①然而,很清楚,较之于公民自由意志论的传统一贯支持的道德权利,刑事责任的基本原则所尊重的道德权利是少见的、陌生的。《人权宣言》中也很少含有刑事责任基本原则所尊重的道德权利的_内容。例如,许多人为了获得言论自由的权利而献出了生命,但是却没有掀起任何一个重大政治运动以切实地保护公民没有犯罪行为就不负刑事责任的权利。为刑事责任的基本原烈所尊重的道德权利和许多其他人们熟悉的权利一样,于分珍贵而且很有价值。如同侵犯公民自由意志论者主张的权利一样,专制国家通过侵犯这些新的道德权利可能(和已经)对公民的自由和幸福造成极大的危害。
这些道德权利之所以比较陌生,有很多原因。按照其表达的形式来看,第一位的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道德权利过于抽象,普通公民无法知晓其内容。只有当他们遇到具体问题的时候,他们才会发现正确评价这些抽象权利的重要意义并不困难。假如公民仅仅由于宗教信仰而受到刑罚处罚,他们即遭到了侵害。因为追究宗教信仰的刑事责任是为犯罪行为要件所禁止的。其次,公众对那些被理解的“犯罪人的权利”的东西没有什么同情之心。不幸的是,民意测验表明,公民对十分专制的国家的一些做法不是表示反对而是持欢迎态度。与珍视这些道德权利相反,公民对适用诸如精神病之类的辩护理由提出公开的强烈抗议。很少有人同情那些可能成为被告的人们,并把这些道德权利理解为是一般对公众的一种保护,而不是狡黠的律师设计来为犯罪分子开脱罪责的方法。最后,在遭到公众普遍反对的情况下,这些道德权利并没有变成现实。只有在人们遭到侵害的情况下,他们才会较为容易地领会到道德权利的价值。就大多数情况而言,法院对保护道德权利,避免偶尔的立法权的无节制有着清醒的认识。总的说来,法官们对正统刑法理论主张的刑事责任的基本原则的看法是正确的。如果说还应该做些别的什么,那就可能是他们要对为刑事责任的基本原则所尊重的道德权利给以更多支持。然而,在若干方面,如果不尊重刑事责任的基本原则,或者对刑事责任的基本原则无限制地扩张,那么正统刑法理论的不足就变得十分明显了。有关正统刑法理论的内在冲突将在第三章开始讨论。